任逍遥_

三尺微命,一介书生

我不怕他俩一辈子不公开
我可以等
我就怕他们爱过现在真的分开

关于

算是小段子吧
看看就好勿上升真人

―关于哥哥

王俊凯从来不叫“昊然哥哥”
大家说是少年最后的倔强又或者只是大了两岁
只是不想被当做弟弟
想成为更特殊的存在
比朋友更特殊的存在

―关于小坏蛋

刘昊然总喜欢叫他小坏蛋
嗯是挺坏的
譬如以未成年为由只能看不能吃这种

―关于称呼

刘昊然歪头叫他“小凯”的时候
王俊凯笑眼弯弯叫他“昊然”的时候
都是被撩的时候

―关于弄哭

王俊凯是很精致的好看
哭的时候让人心疼又心动
想弄哭他
一边说着“不要了”一边哭的可怜
也只是想想
十八岁的王俊凯看起来真好吃啊

―关于吻戏

一只温暖的手覆在他眼前
“小孩子不能看吻戏”
严肃认真的语气
小鹿乱撞
“哼,我还看过你的吻戏呢”
少年倔犟的说
轻笑一声
“你成年了,我和你演”

―关于十八岁

未成年成为成年
高中生成为大学生
喜欢成为爱
小凯和昊然
成为彼此最特殊的存在

―END

看到这个打算来写写……
每次发一个甜的一个虐的,甜文是贺涵和陈俊生在一起了,虐文是贺涵和罗子君在一起陈俊生单相思。
会写五篇,可能人物会ooc。谢谢观看(^3^)

【涵生】糖和玻璃渣(1)

(1)甜
罗子君要带着平儿去深圳了,临走前大家聚在酱子为老朋友送别。唐晶和罗子君窃窃私语,剩了贺涵和陈俊生相对而饮。散伙时陈俊生已然醉了七八分,不哭也不闹,就是笑起来智商不太高的样子,又无害的让人想戳戳他粉扑扑的脸。贺涵倒是清醒的很,托白光把唐晶罗子君送回去后自己开车送陈俊生。好容易半抱半拽把人弄上车,问他家在哪儿,陈俊生却只喃喃着:“不回家不回家。”叹口气,只能把人弄到自己家了。
停车,上楼,看起来脸圆滚滚的陈俊生却瘦的有些硌手,腰细的不堪一握。贺涵想着以后得好好养胖点手感才好,又搂紧怀里安分待着的人。把人放在床上,贺涵正要起身去给他倒水却被一把拽回床上,轰――窗外炸响雷声,陈俊生一张小脸吓得惨白,哆哆嗦嗦钻到贺涵怀里,头埋在他胸前,看来是吓坏了。怕雷?还真像个兔子啊。贺涵想着,轻声安慰道:“乖,你先放开我,我去给你倒水,喝了再睡好不好?”“你别走…我…我怕打雷…”说话都带着哭腔,贺涵心疼的抱紧他“我不走,我抱着你睡,雨停了再松开,好不好?”“好…”亲亲怀里缩成一团的大白兔,两人伴着雨声相拥而眠。
那场雨持续了一整夜,彻夜未停。

(1)虐
轰隆隆――
陈俊生被雷声震醒,拿起手机,凌晨三点。雷声雨声搅得他心烦,也无心再睡,索性起身。
贺涵离开辰星已有半年,他和凌玲离婚也已有半年,诺大的房子终究只剩了他一个人。突然没了家庭的束缚,一个人虽显落寞却也过的自在,只是偶尔还会想起贺涵。想起他光芒万丈出现在他面前让他一眼沉沦,想起他对他赞许的目光让他信心满满,想起他和他酩酊大醉时他说的那句“他懂我”,想起他的笑,张扬不可一世却让他坚定了他在哪儿他便在哪儿的决心。他曾想过一辈子就这样多好,他藏着自己的爱恋陪他在商海起起伏伏,做最忠实得力的下属,一辈子和他一起共事,便是最大的幸福。然而上天总爱夺去人们小心翼翼守护的幸福,残忍,却让人无能为力。
贺涵离开了。
他也想过要辞职去和贺涵一起打渔,却也只是想想。若他要去,以何种身份?兄弟吗?还是暗恋者?贺涵从不缺少陪伴的人,而能长久陪伴他的人,注定不是陈俊生。
手机的振动拉回陈俊生的思绪,划开屏幕,是微信提醒。贺涵刚刚发的朋友圈。一张三个人的合照,贺涵,罗子君,平儿。一行文字:
“我希望一直这样下去。”

周叶 调戏与反调戏

私设两人已同居,周泽楷撩话技能开启
        
 闷热的夏天总是让人难以忍受,热和晒成了多少人窝在家里不出去的理由。对于叶修而言,空调荣耀西瓜是度夏不二之选。对于周泽楷而言,叶修就是他度夏的法宝。饿了累了,有叶修。于是两人的夏天就这么和谐而又愉快地度过了一周。
       
 仅仅是一周,可能是狗粮吃多了的缘故,第二周的周一晚,空调罢工。空气逐渐升温,让本已熟睡的叶修生生热醒。察觉到身边人已醒,周泽楷挣扎着从梦中醒来,头上还翘着一撮呆毛,“叶修?”看到那撮呆毛,叶修笑着伸手去按,“空调可能是坏了,我去找把扇子,太热了。”“我……”话音未落,叶修早已下床,周泽楷看着他光裸的背部,彻底从梦中清醒。
         
 叶修拿着不知从哪儿翻出一把折扇回到床上,扇起风来。身上的燥热散去,看着面前容貌俊美的周泽楷,叶修忽然起了调戏之心。啪地合上扇子,扇柄轻挑起周泽楷的下巴,轻佻地用眼光上下打量,“小兄弟生的如此周全样貌,我见了便喜欢的很,不如随本公子回去,共度良宵如何?”一双细长眼里满是风情。周泽楷伸手环住他的腰,“我早已心悦公子,共度良宵求之不得。只不过……这谁在上谁在下……”“自然是我在上了,放心,本公子会好好对你的唔”起身吻住不断开合的唇,温柔变为热烈,唇齿纠缠,攻城略池,带着侵略性质的吻,深入,交锋,抵死缠绵。扇子不知何时掉在地上,无人去管。一吻毕,一个气喘吁吁一个面色如常,还有调戏的心情,“公子的吻技未免太差了些,这种在上面的技术活还是我来吧,公子只要享受就好。我会让你,欲、仙、欲、死。”

         啪啪啪
         
第二天。叶修扶着被折腾了一夜的腰看着某个神清气爽的摇着扇子的罪魁祸首,第一百零一次想手撕那把纸扇。“叶修你热不热?我帮你扇扇。”
      
         空调依旧罢工。
        

    
        

说一说为什么我们反对一键转载。

盐罐子:

 ★致网易LOFTER平台的读者,说一说我为什么反对一键转载。




关于我为什么长期反对使用“一键转载”功能的原因,很多人私下里询问过我。


每次都是单独解答这个疑问,没有公开阐述过。现在把这个问题详细说一下。




一个很重要的概念首先提出来——我们反对的不是“一键转载”,而是“强制无差别、无授权开放一键转载”的霸王条款。




2013年我被朋友拉去开了网易轻博客,那时候LOFTER还不叫乐乎,只是个刚刚开始吸引创作者的博客平台。


记得当时LOFTER标榜的就是致力于保护每一个创作者的权益,哪怕是再名不见经传的作者,都可以在这里拥有一片自己的园地。可以给每篇作品设定不同的产权标识,还可以添加作品保护。这在当时是非常让作者们惊喜的。


然在使用过程中,一些问题渐渐地暴露了出来,其中让我感到最苦恼的就是LOFTER的一键转载功能。


(早期叫“一键转载”,后来改叫“转载到我的主页”)




这个功能在读者和作者群里有着完全不同的反响,甚至在作者群体内也有不同的声音。


有人认为,文章能够被“一键转载”是读者所给予的最高的褒奖。这一点我不否认,毕竟能够被转载到主页上,应该是非常喜欢了。而且转载文章可以再给文章加一个点的热度,即小红心+小蓝手+转载=3点热度。因此很多读者会用这种方式对作者表达爱意。




但是这个功能给作者权益带来的侵害可能远大于爱意。




首先说说“一键转载”这个功能的实质。


其实就是【复制+二次发布+附上原文出处】的行为,而这种行为实质上是【无授权】的。


(“一键转载”把这个行为简化为一键完成,大大方便了这种无授权行为的发生,在某种程度上带有鼓励的意味)




很多人以为,转载时系统自动带上原地址就算是“授权”了,我认为这是有歧义的。


“授权”意味着“经过原作者同意”,而Lofter的一键转载,根本不需要经过作者同意。






“一键转载”这个功能从根本上说,等同于“在lofter平台内,所有作者强制、无差别开放转载授权”的霸王条款。




那么,这个霸王条款存在哪些隐患呢?


(这里主要阐述切实伤害到作者权益的部分,至于某些用户自己不产出,主要靠转载来蹭活跃度造成原作者不快的这类影响,暂不讨论)




· 首先,“一键转载”是无法关闭的。完全无视作者的意愿。同时也对文章的性质不加任何分类,全面强制开放授权,而并不是所有文章都适合被转载。


一些文章,我认为是比较合适开放转载授权的,例如教程贴、干货贴、资源帖等。本身作者写这些出来就是为了能传播出去,让更多人看到。其中资源整合、资料文献整理的文章,也不能算是发布者的原创作品,因而这类文章被转载我认为是合适的。又或者是玩接龙、拼文的太太,在小群体内互相开放转载也是完全OK的(这种可以视为作者已授权)


但还有一些比较私密的创作,例如小范围内分享的兴趣爱好,随笔的心情日记,或是送给某个朋友的贺文一类,被转载出去着实叫人感觉有些微妙了。




· 其次,“一键转载”到别人的主页时,虽然系统会自动带上原地址,但转载人是可以在原文里进行修改的,且毫无难度(被转载走的文章并不是生成了图片,或是不可修改的文件,而是单纯的文字档)。也就是说,只要我愿意,我就可以在转载别人文章时随意增减内容,表面上完全看不出来,依旧像是我转载了原文的样子。而原作者对此无能为力,甚至毫不知情,毕竟没有人会去逐个检查别人转载时有没有修改。


虽然我相信大部分读者转载时的动机都是单纯的,是出于对作品的喜爱,但由于同人圈人际关系复杂,很难保证不会有人钻这个空子,反过来对原作者造成伤害。毕竟往饼干里夹针、寄刀片这种事都会发生,更不要说篡改原文了。(这里可能有人认为我是杞人忧天夸大其词,这里举一个实例,之前我公开怼某雷文平台的时候,有人私信跟我反映,有些人为了挂对家的太太,不惜修改、拼接太太的文,甚至直接给太太的清水文加了一段肉。讲真这世界上神经病可能远多于你的想象。)




· 第三,也是比较明显的一个问题:就是当一篇文章被转载走之后,实际上它的管理权就已经不在原作者手中了。它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微博的转发,实则是不折不扣的“二次发布” 。原文的重新编辑、修改或是删除,都不会影响到被转载走的文章,也正是因为这一特点,很多读者喜欢用转载的方式存文。


这里我要重点说一下,虽然大家都不希望自己关注的作者删除文章,但归根结底,作者是有权利删除(或修改)自己所写的文章的,也有权利不让自己的作品再在网上出现。而“一键转载”这个功能无疑是直接明目张胆地剥夺了这个权利。




那么就有人要问了,如果我非常喜欢某一篇作品,又担心原作者删除,想永久保存怎么办?


红心点太多,想看某篇文的时候找不到怎么办?


这里我提供两个比较好的方案:


①右键复制黏贴到自己电脑里的txt文档;


②如果嫌自己做txt太麻烦,也可以在“一键转载”时选择“仅自己可见”(且永远不进行公开)


总结来说,只要不形成“二次发布”的客观事实,自己收藏起来想怎么看都可以。




现在我不仅把禁止无权转载直接写在lofter的个人简介上,而且连每一篇更新的最后都会写标明禁止转载的注意事项。


即使如此,仍然无法杜绝被转载的现象。只能靠大家自觉。


关于这个问题,我不止一次向LOFTER提过建议、发过邮件、私信,在微博上也艾特过,希望能更改成每篇文章单独设置是否开放授权,但完全没有任何回应。




当然我并不是要指责这些转载的人,他们大多是并没有意识到这有什么问题,也没有看到我写的声明。其中一些还特地写过私信来跟我道歉说明,非常感谢这些读者朋友的理解。


但有时候打开lofter通知,看到文章又被转载,真的非常破坏心情,也非常消磨写作的热情。




希望看到这里的朋友能够谨慎使用“一键转载”,使用前多看一眼作者有没有相关说明,如果作者没有禁止转载或者欢迎转载,我认为是可以转载的。


但如果作者明确表示不希望转载,也希望大家能够体谅作者的心情。




再次感谢大家,感谢每一个看到最后的朋友。


也感谢大家这些年在LOFTER送给我的小红心和小蓝手,有你们的鼓励支持,才有不断创作的我。


愿未来长久相伴。






PS:最后说一句,本篇文章单独开放转载授权。希望能让更多的人看到。谢谢。







copyright©2013-2017.SALT-SHAKER.All Rights Reserved



沙李

@结巴患者 看了昨天的动图有点儿忍不住开个小车

     回家后李达康一副气鼓鼓的炸毛样,摊在沙发上一动不动。沙瑞金想着他一时也消不了气便起身去做晚饭,留下李达康一个人抱着抱枕在沙发上滚来滚去。他也知道沙瑞金在外的表现是必须的自己不应该怪他,可就是消不了气。哼!他又翻了个身,力度没控制好翻到了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沙瑞金听到响动赶快从厨房里跑出来一眼就看到李达康趴在地上,见他来了,一扭头只留了个后脑勺对着他。都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幼稚,不过,挺可爱的。沙瑞金正要去扶,李达康一把挥开他的手,“还气着呢?”没回答。唉,沙瑞金心里想,虽说炸毛的达康书记很可爱但是有点儿难哄啊。索性将他一个公主抱抱起来向餐厅走去。“你放我下来!”“不放。”李达康挣扎着要下来,“别动。再摔下去有你受的。”无法,只得乖乖被抱去了餐厅。
         
      菜被接连摆上桌,都是李达康爱吃的。看到这些自己喜欢的菜还是那个人亲手做的,李达康的脸色略有好转,沙瑞金一看松了口气,正打算解释一下自己今天的批评李达康却夹了筷子菜给他。“吃饭。”沙瑞金低头一笑,终于哄好了。
          
       一顿饭吃的还算和谐。收拾了碗筷后李达康正要离开却别沙瑞金一把拉住带到怀里。“你干嘛?”李达康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今天的事我道歉,不过我为了你做了这么多你喜欢的菜,达康书记应该有所表示吧?”“你还好意思唔……”沙瑞低头吻上那张还想说些什么的唇,看着李达康惊慌失措的表情,勾起一个得意的笑,继续加深了这个吻。吻着吻着李达康从开始的抗拒变成了回应,手不自觉的抱着沙瑞金的后背,唇齿纠缠,呼吸急促。李达康被吻的脸色通红,大脑缺氧,不知不觉就被压倒在餐桌上,衬衫早被某人解开露出大片胸膛,露出精致的锁骨和粉色的xx,衣衫半退,面目含春,如此美人躺在餐桌上,勾的人蠢蠢欲动。沙瑞金欺身而上,附在李达康耳边道:“我要开动了。”眼前人的耳垂迅速变红,嗯,就先从这里开吃好了,反正夜,还长的很。
       

高祁的车,新手上路请多关照

开个小车
"沙书记,李书记来汇报工作了。""让他进来。"李达康走进办公室,沙瑞金正低头看着文件,只简单打了声招呼,并没有看他。李达康跳上办公桌,一手挑起沙瑞金的下巴,"文件有我好看?""没你好看。"语毕,送上一吻。

最近高祁的车开的根本停不下来^ω^看的手痒想开车
正装下跪+惩罚play,想想好激动\^O^/

         ――"听说你想把陆亦可介绍给赵学东,你      难道不知道她的心思吗?"
        ――"你难道不知道我的心思吗?"